【瓶邪】晴天

·是铁三角日常笑料,夹杂着瓶邪的碎糖

·又名:铁三角飘忽不定的智商平均线


1.

张起灵种得一手好辣椒。

好到什么程度?

整个村的七姑八姨路过他们家自己开辟的菜园子,都会先夸赞一下哎呦这辣椒真不错油光水滑的,然后把张起灵拉出去就种辣椒一事磕叨个把小时。

不过后来有一次阿姨们叨叨时胖子刚好办完事回来,刚走近,就听见隔壁X姨说:“你这小伙子,也挺大个人了,又能干,长得也齐整,怎么就没个对象?我给你说,村头那个X家的XXX,可俊了!还有河旁边那个XXX,又漂亮,又贤惠......”

胖子:“......”

敢情人家是借辣椒一事来说媒的!

只见张起灵在一众大妈的唾沫星子间泰然自若,目光平眺远方,不偏不斜,别有深意。

等到身边喧嚣渐渐平静,他淡淡开口道:“有了。”

媒婆大队有点懵:“什么有了?”

张起灵抬脚朝屋里走去:“有对象了。”

“怎么会呢?”其中一个反应比较快,不甘心道,“你们这仨大男人的,姑娘都没见着,哪来的对象?年轻人别老打诳语,俺们这是好心,你咋也不多听听俺们建议?”

胖子光明正大地偷听了半晌,这会儿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那啥,阿姨们别激动。咱小哥他真的有对象了,您们好意咱兄弟心领了,都散了吧,这热忱咱心领了、领了啊!”

张起灵趁机进了屋子。

说媒大队继续吵吵:“那咋行?姑娘都没见着,俺们这心里放不下啊!”

胖子满头是汗,心道今天一定要把吴邪的闹钟铃调成他胖爷真人实录音质无损的“DOG MEN MEN”百重奏。

眼下也只能堆笑道:“不行啊,就咱这破屋,还不寒碜了大家么?小哥这会儿也得给咱和他对象做饭,今儿个着实不方便,要不咱改天再来?”


这厢正闹得火热朝天呢,那厢吴邪就打了好几个喷嚏。

张起灵递过一杯热水:“受寒?”

吴邪喝了一口水:“比不上腰酸。以及,我要吃饭。”

张起灵点点头:“胖子在外面暂时回不来,我去做吧。”




2.

吴邪不是很能吃辣,但今天张起灵做的虎皮青椒他还是尝了一点。

他吃的那点海椒尾不是很辣,还有点甜丝丝的,合着醋味,委实开胃下饭。

三个人最常吃三菜一汤,今天还有芹菜肉丝,凉拌三丝和莲藕排骨汤。

都是张起灵做的,居家好男人你值得拥有。(??)

只是这菜还没动几筷子,胖子就叫唤起来了:“艹小哥你这青椒怎么这么辣??!?绝对没煸够时间!...嘶...我去好辣...不行我赶紧吃几口饭。”

然后风卷残云地扒了大半碗饭。

吴邪毫不留情地嘲讽道:“这就不行了?我还空口吃呢。”

胖子“呸”了一声:“来来来,小三爷敢不敢现场来一个?You can you up no can no BB懂不?”

吴邪闻言立马转向张起灵:“小哥,你帮个忙。”

张起灵抬起眼睫:“嗯。”

吴邪:“帮我尝尝哪根辣椒不是特别辣,然后我再吃。”

胖子炸了:“不带这样的吧!天真你不够厚道啊!” 

张起灵却认认真真地观察了一盘绿油油的青椒,然后认认真真地夹了一点,接着认认真真地咬了一口,最后认认真真地把他咬过的这块青椒夹给吴邪:“这个不辣。”

作为回报,吴邪认认真真地把这青椒一口闷了。

过了几十秒,吴邪端着和辣椒一样青的脸,在王胖子恣意的笑声中新打了碗饭。

回到餐桌,吴邪拒绝了张起灵给他夹的芹菜,捂着胃气若游丝地控诉说:“不行,我快被辣得没食欲了。”

胖子瞥了一眼吴邪的碗,随口搭到:“所以你就开始添饭和啃排骨?”

吴邪气愤地把刚吃进嘴里的骨头吐到了胖子的碗旁边。



3.

晚上胖子抱着刚买的电脑玩游戏。

“胖爷又在哪个异次元大杀四方啊?”吴邪端了一盘冰镇的西瓜递给胖子,“给我瞧瞧?”

胖子头也不回地夹住了一块西瓜往嘴里塞:“吃鸡呢。”

吴邪:“绝地求生?”

胖子含糊地应了一声。

吴邪悄咪咪地开始围观。

只听飞机上,一位外国友人朝王胖子的角色问道:“What's your name?”

不知是不是对裘德考为代表的外国人比较排斥,王胖子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My name is Wangbaba.”

王爸爸王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爸..........

对方一愣,随即勃然大怒道:“Your name is Hamapi!!”

语调那是一个一波三折,暗潮迭起,余音绕梁,三日不绝。

这位原来也是土生土长的中华好汉。

吴邪笑到在地上打滚。




4.

吴邪又把西瓜端去给张起灵吃。

张起灵正在翻着一本书,吴邪也不打扰,放下盘子就不知道哪去了。

胖子也不玩游戏了,瘫在沙发上打呼噜打的比闷天雷还响。

过了一会,吴邪又回来准备自己把西瓜吃完,避免浪费。

然后他发现,满满一盘西瓜,没了。

干干净净,只留了一点西瓜汁。

他想这也没什么,小哥吃了就吃了呗。

然而过了几天,吴邪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雨村水果多,他们三天两头就会收到一大堆不知是谁送的水果,怕放坏了,只好天天为预防坏血病准备着。

水果一般是吴邪切,每次切好了就先给张起灵,但每次他过来取走剩下的水果时,迎接他的总是一个反射着圆润光泽的素白瓷盘,且只是瓷盘。

吴邪表示迷惑。

他很怀疑张起灵对上山下乡的了解程度。

他决定暗中观察水果是怎样被消灭的。

今天以身饲人的是酸酸甜甜惹人爱的橘子选手。 

吴邪不声不响地站在房门口,看见那闷油瓶视线一直在书上,手却伸向水果盘,翻一页书伸一次手,把书翻完了,橘子也就渣都不剩了。

吴邪:“......”

吴邪:“我只道这闷油瓶是不爱说话的闷,原来还是吃东西不留半点的闷;见过用菜下饭的人,没见过用水果下书的人,长见识了。”




5.

雨村的三个大老爷们倒斗倒惯了,什么坟没开过,什么旮旯没去过,刀山火海泥坑沼泽,一概而论。如今还保留着洗澡的好习惯,实属不易。

只是有一个问题:他们洗澡的时间差不多。

所以久而久之,他们会很有默契地排着队洗澡。

张起灵从浴室走出来时,胖子还在沙发上打鼾。

吴邪正准备起身,胖子忽然把眼睛一睁,喃喃道:“不行,我要去洗澡睡觉了。”

吴邪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但张起灵突然开口道:“你才睡醒。”

吴邪反应了几秒,突然狂笑。

哈哈哈哈哈胖子刚睡醒然后说他要去睡觉哈哈哈哈哈哈!!!




6.

住在雨村的日子里,吴邪经常想,若心中念及的人能好端端的活在世上,能看得见摸得着,能和他一起过着就像这样琐屑的悠闲日子,没有压力,没有别离,那便是晴天了。


END.

一点絮叨:

吃鸡那个梗是我同桌的真实经历,据说他朋友还把那一句mmp做成了鬼畜视屏放上了B站,他给我模仿了一下,真的是有着洗脑级别的语调的粗话呢。

蓝氏家规第x条:不打诳语,看来张家也有。

以及我很想知道张家和蓝家哪一家的家规更多(bushi

感谢阅读,食用愉快。

评论 ( 7 )
热度 ( 131 )

© NIGHTINGALE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