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恋人的缺点,先生,有没有什么想说的?

突然的脑洞。

就是大嫂二嫂和三弟在迷之反派的威胁(??)下说出了嫂子二嫂三弟妹的“缺点”。

就这样吧DWD


*冰秋*

    沈清秋皱眉看着额间罪印明明灭灭、正与心魔剑争夺神智的洛冰河,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虽然也就有些。

    于是他施施然转向几步开外被黑气绕成一团的不明生物,悠然道:“敢问阁下何人?为何要为难我这小徒?”

    一边敲敲系统:“在不?简单模式有没有来一个

呗?”

    系统:【经检测,贵方不需开启简单模式。】

    沈清秋:“确定?洛冰河脑子烧坏了你赔?”

    系统:【此分机并未感应到主能源损坏。】

    忽然那团魔气桀桀地怪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洛冰河,哼,”那魔气阴恻恻的道,“没想到有一天,你也最终会栽到我手里吧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这这!这标准反派开场词!!标准的阴阳怪气的笑声!!标准的得意忘形的气场!!等着他的,一定是标准沈九式人渣反派的被男主暴揍的结局!!

    沈清秋内心拍桌,面上冷淡,等着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黑黝黝的魔气一顿,怪声道:“沈清秋啊沈清秋,你对你这徒儿感情倒是好得很。不过你确定这小白眼狼对你也是一样?”

    沈清秋一挑眉。

    他确定、一定、以及十分肯定。

    那魔气自然是完全收不到信号,兀自放声大笑道:“哈,好!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绝望!”

    罢了,又阴道:“洛冰河,你觉得沈清秋怎样?”

    洛冰河晃了晃,迷迷糊糊的说:“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这倒让沈清秋颇为意外,还生出了几分诡异的好奇。

    那魔气颇为残忍的问:“为什么不怎么样?”

    沈清秋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洛冰河迷迷糊糊的顿了顿,有点忿忿的说:“师尊特别口是心非。每次都骗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那魔气饶有兴致的追问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怎么说?沈清秋自己想了想答案,脸色陡然可怖起来,并果断用灵力阻隔了自己的听觉。

    魔气只当沈清秋心虚,嘎嘎笑道:“啧啧,你们这些自以为清高的狗屁修士,还不是一身龌龊!等我把这把柄往天下一散,看你怎么翻身!”

    沈清秋暂时撤下耳罩,用同情的眼光看了那魔气一眼,道:“能用这梦魇之术困他这么久,你觉得是梦魔前辈传道不精,还是你比他厉害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是你醒醒吧,洛冰河只是有心逗着你玩,玩儿完再一口把你吞了。

    魔气陡然一僵,旋即狠狠道:“做梦!再说他再厉害,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沈清秋默默在心里为这位,呃,反派点了根蜡,点点头怜悯的道:“好吧。你继续。我看着。”

    那魔气本已是色内厉荏,听这明显带轻视的话,不知哪来的勇气,当即怒道:“好!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翻身!洛冰河!说下去!”

    沈清秋把刚刚撤掉的灵力耳罩又戴上了。

    那厢洛冰河摇了摇,喃喃道:“每次师尊都说不要,但明明就很欢迎,弄得徒儿好生纠结。”

    魔气:“............”

    它艰难的在头脑里把这句话盘了一转,艰难的把这调情一样的话同“口是心非”“骗”连在一起,艰难而顽固的找茬,再艰难的得出“师徒乱/伦”这个看似不轨的把柄。

    沈清秋估摸着那魔气被雷的差不多了,自己就一闪身到了洛冰河身边,准备把他叫醒再给那魔气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于是他稍仰脖颈,蜻蜓点水般在洛冰河唇上点了一下,手中折扇一敲洛冰河头顶,低声笑道:“还不醒?”

    可怜那魔气,刚缓过劲就又目睹了如此一幕,一腔怒气直往上窜,一股暴虐的黑光掠出,直奔沈洛二人。

    沈清秋根本不躲,就那么站着,站出了一派高风亮节遗世独立,折扇缓缓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在那黑光逼到他身前两寸时,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一伸,毫不费力的拦住了这攻击。

    沈清秋全然没有命悬一线又劫后余生的惊恐,兀自摇着折扇懒懒道:“你要是再晚醒一点,为师就真要被打穿了。”

    洛冰河低着头闷声道:“是弟子顽皮了。”

    那魔气总算后知后觉的恐惧了。因为,洛冰河在出手的一瞬间,同时封住了他的魔力。

    沈清秋好笑的摇摇头,叹道:“做人做魔都不容易,况且是如此勇气可嘉的魔。冰河啊,你且废了他的魔力,放他一马吧。”

    洛冰河一挑眉:“师尊确定?”

    沈清秋皮笑肉不笑道:“他连春山恨都没听过,如何叫来过这世间一遭?”

    总算!总算会有一个除他本人之外的、会讨厌春山恨的魔出现了!

    这天杀的小黄曲总算是可以恶心到别人了!

    在那魔头落荒而逃时,沈清秋如是想道。


    两个月后。

    下山游历,不,玩的沈清秋洛冰河再次遇到了没有了一身魔气的魔。嗯,是来求死的。

    听他自己说跳崖两次,投江两次,吊死十次,都被人救了。

    人形的他长得还可以,就是现在这张脸上铺满了绝望。

    一个魔头对这和平美满完整光明和平友爱的世界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”沈清秋乐滋滋的,“谁让两界的统领是我师兄和我男人呢?”



END.

啊,电脑被收前的垂死挣扎

忘羡花怜我一定要写

没人拦得住我熬糖炖肉哼 (。-`ω´-)  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143 )

© NIGHTINGALE | Powered by LOFTER